笔趣阁 >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> 第四百九十四章:无神!

第四百九十四章:无神!

  ......

  夜空之上,云层翻涌,宛如天窟一样的巨大漩涡中,电闪雷鸣。

  狂风再呼啸,宛如巨兽一般,咆哮肆虐。

  渐渐的,豆大的雨滴开始稀稀疏疏的落下,雨水越来越密集,最后,变成了倾盆大雨。

  而在下方,大地在颤抖,山峰在摇晃,倒塌。

  两股不同的强大力量,正在进行着激烈的争锋,一次又一次的碰撞,溢出的那一丝能量,连成人般高大巨石,都能瞬间化为湮粉。

  银色与黑色的闪电交错,刀光剑影,冷冽的剑意压迫着方圆千米之内的一切,在这里,这片空间,似乎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空间,成为了......剑的世界!

  在这不停歇的持续进攻中,顶着曾易面孔的邪魔,开始逐渐的感觉到力不从心了。

  因为,实在是太多个对手了。

  成百,上千,如此之多的曾易,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幻术,这令他的感知,无法分辨,察觉,自己就像是一个无头苍蝇一般。

  对于他来说,几乎每一个曾易,都像是真身。

  因为,每一个曾易,都会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。

  所以,他不能有一丝的松懈,必须要挡下,每一个曾易斩来的剑。

  无法分神,没有时间去思考,甚至,连呼吸的时间都没有,每一秒,每一毫秒,对于他来说,都是无比的紧迫。

  这宛如,狂暴暴雨般,无比令人窒息的攻击节奏。

  不仅仅如此,邪魔开始感觉到麻木了,他不知道,究竟什么是真实,还是虚幻,甚是,连方向都变得迷茫,模糊不清。

  危险!

  失去了方向感,这对处于战斗中的人来说,这绝对是致命的。

  身上的伤害越来越多,甚是连超过了自身的愈合速度,气息也开始变得急促。

  “怎么,开始变得迟钝起来了?是不是魂力开始支撑不住了?”

  曾易双手紧握着一把巨剑,在邪魔的上方,劈头斩下。

  刀剑尖击,迸溅出一连串美丽的火花。

  但是,邪魔的力量,更加的强大。

  巨剑的剑身开始蔓延出宛如蛛网般的裂痕,最后崩碎,就连曾易本身,也化作了无数碎片,散去。

  “如果我猜得没有错,你每一次愈合伤害,都需要消耗魂力对吧?”

  闻言,邪魔的眼眸不由收缩起来。

  但是,这一微小的细节,被从右侧攻来的曾易捕捉到了。

  “看来我猜对了。”

  而这个分身被邪魔一剑分成两半,但是,自己的背后,却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。

  “不愧是怨念的集合体啊,即使身体被分成了两半,手臂被斩断,都能迅速的恢复如初,真是令人羡慕的技能啊。”

  “但是,伤口愈合的速度怎么慢下来了?果然,还是有极限的啊,呵呵。”

  在这不间断的猛攻中,耳边还不断响起对自己的挖苦嘲讽,这让邪魔的心态,简直快要爆炸了。

  这狂风骤雨般的攻击,简直他快要崩溃。

  是的,他确实是复制了曾易的剑术,非常了解对方的进攻路线,甚至能够洞悉破绽之处。

  但是,他无法相信的,这个人,简直就是一个变态,甚至,变态都无法来形容。

  因为,对方的剑术,实在是太多了。

  太刀,巨剑,短剑,长刀,重剑等等,各种风格不同的剑技,在他的手上,简直就是游鱼得水般通灵,自然。

  太刀的迅疾,巨剑的力量,短剑轻灵,邪魔无法相信,每一种风格不同的剑术,能够在一个人的身上完美的展现。

  即使是他,也不过复制了对方最为擅长的一种而已。

  与这样的人进行战斗,就像是,同时于着数多位风格各异的剑术宗师进行对战。

  为什么?

  邪魔想不明白,明明他的年纪不过二十多岁,可是,剑道的修行,却比那些沉寂在剑道上,几十年,甚至用尽一生的剑术大师,还要高深。

  难道,这就是天命么?

  他就是被剑道所青睐的天选之人么?

  “老子不信!”

  邪魔不甘心的大吼,更为暴戾,恐怖的魂力爆发开。

  这股恐怖的力量,使得大地上出现了裂痕,正在不断的延伸。

  只见,邪魔的那张和曾易一模一样的脸,开始变得虚幻起来,狰狞,扭曲。

  不同的面孔,开始在邪魔的面孔上,不停的闪烁。

  又面容端正严肃的中年男性模样,也有面容青涩的少年,有相貌妩媚的女子,也有老态龙钟的老人......

  这些,都是被邪魔给吞噬,侵蚀过的人,每一个人的怨念,意志,似乎在这一刻,发生了冲突,暴乱。

  魂力的流动,还是变得不规则,开始变得狂乱起来。

  不祥的灾厄狂风在天地间呼啸,天地之间,开始有着漆黑的叶子凝聚。

  顷刻间,天地之中,就遍布了无数漆黑的竹叶。

  每一片叶子,都如刀片般锋利,在星辰的光辉下,闪烁着寒芒。

  第四魂技,叶舞!

  这并不是曾易释放的魂技,而是邪魔,倾尽全力,释放的这一招,足以覆灭巨型城池的恐怖,大范围的杀招!

  狂风卷起了这些停滞在半空中的竹叶,宛如狂龙般在咆哮!

  顷刻之间,一道巨大的龙卷风,空间中出现,肆虐。

  远远的望去,那恐怖的剑刃龙卷风,就像是链接天地的天柱一般,那场面,是何等的震撼,恐怖,就像是末日一般。

  这种无差别的覆盖性攻击,使得曾易的魂技,镜花水月,失去了应有的作用。

  无数的曾易,在这宛如狂龙的暴风中,被绞得粉碎,就像是泡沫一般,轻易的破碎。

  无数的剑,开始粉碎,就连巨石,山峰,都无法承受。

  “使用我的魂技来对付我?真是可笑!”

  曾易身体停滞在半空中,双眼中充满了血丝,看着向自己冲击过来的漆黑风暴,溢着鲜血的嘴角,瞪目大喊。

  散落的长发,在狂风中飘扬,宛如魔神般的身姿,无惧一切。

  风起,云涌。

  用尽全部的力量,甚是燃烧生命,去争取超越极限的一秒!

  仅仅只是站在天空中,那恐怖的剑势,就快要刺穿天穹。

  气流,风压,肉眼可见的形成空间扭曲。

  风,开始显露出最为猛烈的姿态。

  顷刻间,一道不弱于那漆黑龙卷的风暴涌起,呼啸,把曾易的身影保护住。

  剑刃风暴!

  天地间,就如天柱般的两股风暴,相互撞击在一起,互相的消磨,吞噬。

  这恐怖的风暴中,大地都要破碎,山峰都被磨灭。

  几个呼吸间,还是群山的此地,就被犁成了旷阔的空地。

  风暴中,曾易怒睁的眼眸中,布满了血丝,似乎鲜血都要溢出。

  他紧咬着牙关,全身肌肉都在紧绷,青筋暴起,就连皮肤,都开始绽裂,鲜血溢出。

  那一刻,岚切抽出!

  清脆的刀鸣声,似乎成了世界唯一的声音!

  而正在远处,看着这场战斗的辰木剑圣,那一刻,他仿佛看到了神迹。

  如果有人问,什么是剑道的极限?

  那么,辰木剑圣会说,就在此时此刻,他看见的这一幕,就是剑道的极限。

  斩破心魔,超越自我的这一剑。

  曾易将这一招,称之为。

  无神!

  那一刹那,风止住了,似乎,整个世界都停止住了。

  只要,那一道剑光,即使不用眼睛去看,这剑光,也能铭刻于灵魂之上。

  那一剑,从风暴中斩出,垂直斩下。

  而那宛如天柱般的漆黑龙卷风暴,就这样,被分成了两半,消失于天地。

  ......

看过《从斗罗开始的浪人》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