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从1994开始 > 第503章,赌输了

第503章,赌输了

  摁开旷艺林发的短信。

  只见写:快来外面的烤肉店,孙念和你那青梅竹马杠上了。

  ???

  !!!

  林义看到这讯息,脑子轰得一下就炸裂了,孙念真是!才和自己突破关系就找事了么?

  顾不得正在上课,老男人瞄一眼老师,低着头光明正大就溜了。

  小跑着一口气穿过北门,来到烤肉店时,正好遇到袁军。

  林义低声问,“艳霞她们在哪个包间?”

  袁军悄悄指了指二楼最左边那间,这是林义平时经常用的包间。

  林义抬头望了眼,又问:“里面情况怎么样?”

  袁军点点头又摇摇头,表示情况尚可,还没打起来。

  嗯,还没打起来就好。

  快速来到二楼左边,在门口滞了滞,某渣男提口气,又提口气,心想反正都这样了,是死是活总得面对。

  这样想着,抱着孙念还没突破最后底线的期盼,脸皮一厚,也是强装镇定推开门,安然走了进去。

  突如其来的声响,惊动了里面5个女人。

  大长腿例外,如一座老钟,兀自坐在那没动。

  其她的,诸如金妍、冷秀、旷艺林以及罪魁祸首孙念,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林义。

  一刹那,包间气氛陷入了微妙,落针可闻。

  诡异中,心知肚明的女人们都想看看林义会怎么做?会怎么选择?会帮着谁?会偏向谁?

  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不是?

  就算平时爱看热闹、爱说叨的冷秀,此刻也闭嘴了,那双大眼睛呀,bulingbuling一直盯着林义看。

  等待他裁决!

  老男人在门口停了下,视线扫过五人,不喜不悲的和孙念对视两秒,最后沉稳地走到大长腿身边,伸出手拉住艳霞的右手,说一声“我们回家”就欲带着她走。

  邹艳霞屏息里始终没有抬头正视他。但这一刻,既不吵,也不闹,更没拒绝自己男人的要求,安静里被拉着起身,乖巧地跟在林义身后,穿过包间门。

  走了。

  金妍见状,和冷秀默契的对视一眼,松了口大气,真的是一口大气,之前非常担心受了委屈的艳霞会进一步受委屈,导致局势崩溃。

  不过现在看来,某人渣归渣,但还是拎得清谁最重要。

  呆不住,也没必要呆了,金妍起身,也是往门口走去。

  冷秀也是差不多同时动身,只是临走前忽的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,畅快地讽刺道:

  “哈~!爽!哈哈~!痛快!

  某人真是丑人多作怪,自以为是,也太他妈的高看自己了,在真正的感情面前,就算AC镶金有什么用?

  就算会抛几个媚眼,就算会摆几个姿势,就算再没脸没皮,又有什么用?

  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被男人当垃圾一样丢了!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哟!

  哟...,哟哟...

  嘻嘻...嘻嘻...”

  听到这意味强烈的针对性发言,金妍无语的同时,也是暗赞这手段高明。

  本来事情都不一定到绝境,以某渣男的手段,说不好事后花点心思抱一抱,或者骗上床,就会妙笔生花,绝处逢生。

  但现在有冷了秀这样往伤口撒一把大盐,估计事情会对艳霞有利的多。

  就算孙念再不要脸,在这件充满羞辱的事情上,也不能不要脸到那个地步。

  不过金妍也不敢让闺蜜再说下去了,生怕她被打。

  毕竟那女人可不是善茬,曾经可动手打过两次。

  无奈,走到门口金妍又回头把冷秀拉了出去。

  听到这话,旷艺林好几次想张嘴回击,可看到林义这样不顾情面,也是没了底气。

  末了只得暗叹一口气,转身对原地怔神的孙念说,“阿念,我们也走吧,陪我去买几件换季的秋衣。”

  孙念紧咬着下嘴唇,目光散乱在敞开的包间门口游离了会,直到许久之后,才反应过来似的,说了声“好”。

  刚才冷秀这老仇敌的话,她也听到了,而且一字不落听到了。

  要是搁以前,她绝对会让冷秀躺在包间里哀嚎,可现在却没了这心思。

  出了门,到路边拦一辆的士,两人坐进去后就没再说话。

  旷艺林此刻心里有些担忧和惋惜,又有些自责。

  担忧是因为孙念今天的鲁莽行为导致了鲁莽的后果。

  别个不知道孙念,不了解孙念,但旷艺林确觉得自己早已看透了的,毕竟同吃同住三年下来,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

  自己好友非常在乎林义。

  也正是因为在乎才有今天的试探,只是在她看来,这试探操之过急了。

  但凡再忍忍也不会这样。

  本来开始她也是劝阻了的,可没用。

  至于内疚,当然是有点后悔偷偷通知林义了。事后想来,既然事情都闹翻了,还不如闹得更彻底一点,直接把邹艳霞惹火,可能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被动局面。

  不过,旷艺林心里更怕事情闹过火后,会一发不可收拾。好友会因此彻底出局,这一段情彻底断了。

  因为这是有迹可循的。

  是人都有感情,自己好友就算魅力再大,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赛过人家青梅竹马的,这也是旷艺林一开始就想阻止的原因。

  现在看到了,林义对那邹艳霞的在乎程度完全超乎想象,完全超乎意料,竟然搭理都没搭理孙念,就带人直接走了。

  这在一定程度上,也可以解释为无视,不在乎。

  不然以好友的傲气,要不是被伤心透了,今天的冷秀那么嚣张,是绝对会被清算的。

  ...

  下车,孙念立在街边,微抬头看了看黄昏里那橙红色的夕阳。

  闭眼,睁眼。

  掏出手机,找出号码拨了过去。

  几秒后,接通就慢声说:“我决定了,去香江读书。”

  电话那头的刘怡有点诧异,“这么快就决定了?真的想好了?”

  孙念沉默一阵,然后说:“不用想了,就这样吧。”

  知女莫若母,刘怡根据直觉问:“你是不是采取了激进措施去做决定?然后赌输了?”

  孙念懒得多说,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旷艺林小心问:“你真要去香江啊?”

  孙念伸手弄了弄双肩包背带,红色板鞋一边往前走,一边说:“去啊。”

  “你刚和人家上了床,就这样放弃,值不值?”

  “我孙念是那种在乎值不值的人嘛...”

  ps:今天4号,这月才更了3章,补一章。

  嗯,说一句,安静看就行,别急,后续看三月怎么写...

  啊,马上快2000次打赏了。

  啊,2000次!

  没检查,先和家人吃饭去。

看过《从1994开始》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