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荒天之下 > 二百七十七、一朝得意满天下

二百七十七、一朝得意满天下

  “一夜风雪满山,半江清梦才消,推帷直揽寒风,却道快哉三声。”

  顾玉成喊完,便接着喊了数声快哉——毕竟三和九这种数有些时候也不是指准确数字,只是用来形容次数多罢了,顾玉成喊几声都是没问题的。

  楼下冯源正在整理北商街的情况,突然听到顾玉成喊声,不自觉的便感到一番气派,索性笑着摇摇头转身接着整理去了。

  顾玉成坐在窗前,披上一件裘衣,搓几下衣角,知道这是元家店铺送来的,也没计较什么。

  还未等顾玉成思考好对北商街的处置,便见冯源来到自己身前“门外来了一人,说是你的相识。”

  顾玉成问道“叫什么名字。”

  “那人不肯说,只让我把这两枚棋子交给你。”说完躬身呈给顾玉成。

  顾玉成伸手接住,张开手心一看,正是自己现在用的三品法宝,于是心下了然,对冯源说道“请公子上来。”

  冯源闻言连忙下楼去请那公子。

  不多时钱阳雨便大步流星的走到顾玉成面前,一屁股坐在顾玉成身边,大笑道“啊!真不愧是我看好的人,没想到守绪山一别,再见面你都已经算是个长老了。实在是让我倍儿有面。”

  顾玉成看到钱阳雨,一时间也被钱阳雨这种大方磊落的样子触动,心情颇感爽朗,笑道“我是长老,你怎么还倍儿有面了?”

  钱阳雨立刻不满意起来“什么话!你我好歹也是当初一起死里逃生过呢,这怎么也是八拜之交里的生死之交了吧?”

  顾玉成见状打趣道“你还知道八拜之交。”

  钱阳雨得意至极的吹道“那是必然!”

  顾玉成于是故意刁难道“那你可知道八拜之交是那八拜?”

  钱阳雨想也不想,张口就要开编,但嘴张道一半还是停了下来“我也就是听说书先生经常说什么八拜之交罢了,具体是什么,我也不清楚。——你知道?”

  顾玉成点点头“这是自然。”

  钱阳雨立刻追问“那八拜之交到底是哪八拜?”

  顾玉成微微挑眉“想知道?”

  钱阳雨立刻点头,顾玉成却是直接揽起手中酒壶笑而不语起来,喝了一口便开口说道“不告诉你。”

  钱阳雨顿时气的抓耳挠腮,那样子顾玉成看了只觉得好笑。看着钱阳雨的样子,顾玉成不禁感叹道“我是真感觉像你这样活着,倒也天真烂漫。”

  钱阳雨无所谓的摆摆手,拽过顾玉成手里酒壶“倒也没什么。其实我还觉得你活着舒服呢。不像我,无论是亲哥还是那姐姐,其实都不亲近。有些时候,反倒更和你合得来。”

  顾玉成无奈一笑,貌似但凡有点儿规模的家族都会出现亲人相忌的场面,就连南郡那不大点的地方,顾玉安不也是想置自己于死地?

  钱阳雨与他的钱阳风、钱阳臻关系不好,倒也正常。

  钱阳雨叼着酒壶感慨道“说实话,整个钱家也没有能和我敞开谈的人。不是觉得我辈分小,就是觉得我身份高。再加上我这一代基本上都是大哥或大姐的人,我自己也不想整那些追随者,更没什么人跟我谈话,也是够无聊的。”

  顾玉成把酒壶从钱阳雨嘴上取下,倒了一杯给钱阳雨,钱阳雨直接接过喝了起来。

  顾玉成看着钱阳雨略显落寞的样子一时间也有些动容。

  这时的顾玉成才突然明白,为什么当初在南郡的矿洞中,会那么痴痴的看着那些挖矿工休息时插科打诨,因为那些人虽然相互嘲笑嬉闹,但确实出于真心。

  人越是成长就越是冷清,相互之间更是会孤立彼此、隔绝彼此,真正能掏心窝的又有几个?

  顾玉成一口酒饮下,不自觉间已与钱阳雨肩靠肩倚在了一起。

  钱阳雨看着顾玉成微微泛红的脸,嘲笑道“你这人,怎么这么差劲,才喝多少就醉了?”

  顾玉成大笑道“你不也是一样。”

  钱阳雨还想反驳,却昏昏欲睡的嘟囔起来,那嘴已经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,最后直接枕在顾玉成的肚子上打起了瞌睡。

  顾玉成见状也放松起来,不久就跟着打起了瞌睡。

  这时锦织缓缓上楼,本想着为二人续一壶酒,却未想到直接看到了枕在顾玉成肚皮上的钱阳雨。

  锦织见状小心翼翼的便下楼,一边下楼一边想起以前读过的一个历史故事。

  汉光武帝刘秀未称帝时曾与严光是同窗好友,二人甚至常常一起睡觉,严光甚至经常会枕着光武帝刘秀的肚皮睡觉。

  后来光武帝刘秀称帝后,请严光出山,严光不肯,光武帝见状便与严光一起饮酒,醉后又睡在了一起,严光则把脚放到了刘秀的肚皮上。二人关系如旧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锦织只是看了二人一眼便回想起了这个故事。

  虽然钱阳雨的地位是比顾玉成高,但锦织的潜意识里还是认为钱阳雨更像严光。毕竟枕着肚皮嘛。

  不过锦织很快就笑了笑,汉光武帝好歹也是大汉中兴天子,算得上是那个时代整个大荒的主宰。

  在锦织眼里,顾文月能当上整个大荒的主宰?——那真是想都不敢想。

  二人爽爽的睡了一梦,待起来是,竟然已经天黑了。

  窗外又下了一场下雪。

  顾玉成看一眼窗外纷飞之雪,竟有些痴迷。

  钱阳雨缓缓爬了起来,伸了个懒腰,感慨道“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。这一觉是真舒服。不过睡到一半我朦胧间好像醒了,才发现你爱说梦话的习惯半点没改,真是雷打不动。”

  顾玉成有些惊讶,略微紧张,他尽力不喝酒,喝也只喝劲气小的,只怕酒后误事,更怕被人看到自己的真情实意。这梦话,更是让顾玉成畏惧起来,若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该怎么办?

  钱阳雨见顾玉成略显紧张的样子,笑道“也没什么,你睡时止千呼万唤二字罢了。”

  “哪两字?”顾玉成略带焦急的问道。

  钱阳雨挤眉弄眼,见顾玉成是真的有些等不及,于是大笑着坦白“好了好了,我说我说!其实就两字——月秋。单单这二字,说真的,我都有些听腻了。一场大梦,竟只有月秋二字。”

  顾玉成一时惆怅,虽不想在钱阳雨面前露出任何端倪,可最后还是沉沉的长叹了一声。

  月秋……

  顾玉成看向窗外大雪,心里绞痛不已。

  钱阳雨见顾玉成突然沉默,一时也没了任何兴趣。

  最后钱阳雨拍打拍打自己的衣服,抽身起来告别道“我也该走了。期待你突破悟道境的那一天,到那时,我也算是认识一个朋…捧、捧得出手的长老了。”

  顾玉成有些出神,听完钱阳雨的话,这才缓过来笑道“秋夜露浓马滑,冬夜丈雪埋径,都不适宜友人离开,在这里住一晚上怎样?”

  钱阳雨一愣,哪里听得进什么大雪埋径,只在意顾玉成称自己一声友人,便试探着问道“你刚才…?”

  顾玉成笑着点头“你刚才是想说朋友吧?——甲骨文里,二玉相系曰朋,比喻品行好的人结交。友字则是相互支持之意。你我之间,也算是朋友了。毕竟你人不错,我嘛,也不赖。难得朋友来,秉烛夜谈岂不美哉?”

  钱阳雨激动的直接坐了下来,笑道“好,那就喝到早上!”

  顾玉成闻言连连摆手“拉倒拉倒,我估计就咱俩这酒量,是睡到早上。”

  钱阳雨闻言大笑“那我也能喝倒你。”

  顾玉成闻言也起了脾气,喊来锦织端来了一桌酒菜便与钱阳雨闹了起来。

  钱阳雨拉着顾玉成递给顾玉成一对大玉珏,说道“这叫玉珏,天生一对,既然你我是朋友,便送你一个。”

  顾玉成笑着便收了下来,笑道“我也没什么能给你的,也就厚着脸皮要了。”

  二人接着又是一番饮酒笑乐。那欢快的气氛属实是让人惊讶。

  ……

  此时的钱阳臻却与其父钱荣明很是忧愁的坐在一起。

  “大伯的态度,实在是难以揣摩。在诸多子嗣之中,大伯是最像爷爷的……每每与大伯走在一起,我都会感到难耐胆颤。”钱荣明叹了一口气,皱着眉头“这次大伯让钱阳风那小子与顾文月接触,到底是个什么态度,我实在是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钱阳臻听后更加无语了。自己来找自己父亲就是为了得到父亲的指点,但现在钱荣明的样子实在是让钱阳臻头疼,问了等于没问。

  最后钱荣明叹气说道“实在不行,明日去北商街与顾文月谈谈吧。”

  钱阳臻紧皱眉头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只能无奈叹气,起身便要告辞。

  钱荣明看着钱阳臻将要离去的样子,有些心痛自己这个女儿,尝试着劝道“何必呢。你一个女子……”

  钱阳臻看了一眼钱荣明,苦笑一下,却也没解释太多。

  世人总有偏见,能让他们闭嘴,也只能用行动来了。

  钱阳臻的眼里,只有证明自己这一个目标。

  至于耳中的闲言碎语,钱阳臻只当是自己还未站的够高。等到哪一天,她站的足够高,就不会有闲言碎语了。

  钱阳臻离开了。只带着自己的影子离开了。

  这一夜风雪大作。顾玉成与钱阳雨相互作诗罚酒,轮到顾玉成作诗,只想了后半两句,便不胜酒力沉沉睡去。

  钱阳雨见状得意至极,终于也是熬不住了,跟着倒头睡了过去。

  而顾玉成那未脱口的诗。正是:“孤生似雪不常起,一朝得意满天下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荒天之下》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