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是三国一谋主 > 第二百一十章 江东效屯田

第二百一十章 江东效屯田

  许济在请命去往徐州屯田后,便被曹操上表天子,授大司农一职,而年仅二十四岁的许济,也正式步入朝廷九卿之列。

  第二日一早,许济还未得朝廷大司农的任命诏书,便启程出发,领着数十护卫先行一步,去往徐州,欲先将徐州的百姓聚集。

  至于耕田犁具,因数量庞大,只能以兵马相护,缓缓而行。

  至于许济另一建议,朝世家借粮一事,自然由荀彧、钟繇、毛玠这些世家大族出身之人,去同世家谈判。

  ……

  徐州刺史府,许济星夜兼程,终于于昨夜来至彭城。

  此时刺史大堂,许济同满宠二人相视对坐,议起这徐州屯田之事。

  “伯雅,这徐州土地尽在本地豪绅与世家手中,而徐州百姓所种之地,大都都是这些豪绅、世家之田;

  宠曾问过徐州百姓,之前陶谦在时,一亩良田收成,世家豪绅抽其三,官府抽其三,最后于百姓手中只有一年收成的四成;

  待刘备掌管徐州后,倒是减免了一些官府税赋,但也达到了两成。”作为徐州刺史,满宠将徐州的种田百姓得基本信息都告知给了许济。

  虽然刘备在时,将税赋降了一成,徐州百姓所得,能有一年收成的五成,但即使如此,也只能让徐州百姓饿不着而已。

  况且刘备在徐州也只收了一年税赋,这徐州之地,就被曹操、袁术一分为二,给瓜分掉了。

  那袁术豪奢,对于广陵、下邳两地税赋极重,两地百姓早已苦不堪言。

  对于南面两郡的事,许济之前从满宠口中得知,知道两郡不少百姓开始南逃,渡江逃往江东。

  那孙策所辖之地地广人稀,而周瑜又听闻中原的曹操施行屯田之策,作为天底下有数的智者,自然看到屯田制的好处,于是便效仿起了曹操,于江东开始行这屯田。

  而孙策也颇为仁义,对于百姓所收取的税赋以及田亩租税,不过只收了四成,给百姓们留下了六成。

  而这也导致了大量于袁术治下的百姓,开始投往孙策。

  就在孙策治下人口激增、田亩增多之时,孙策也得罪了一批人,他们便是江东世家。

  因为在江东施行屯田制,不少百姓脱离世家,投靠孙策,参与屯田。

  而这也导致了不少江东世家出现徒有田地,却无人耕种的一幕,但所收税赋,孙策却不许世家减少,这让江东世家们有些苦不堪言。

  而且孙策命人不断开垦,无数良田的出现,这使得江东世家之前所握的田地变得不再珍贵。

  整个江东,世家同孙策犹如水火,而孙策对此也毫不手软,若论对天下世家大族之狠,天下诸侯无一人可比孙策。

  历史上,曹操称魏公时,便发现了世家之患,开始对诸多世家大族下手,以各种罪名罗列,打压各地的世家领袖,其中如豫州世家领袖荀彧、冀州世家领袖崔琰、兖州世家领袖毛玠都在曹操后期,或逼死、或处死、或下狱然后病死。

  曹操对付世家时,最起码还会去找借口收拾,但孙策不同,直接莽过去,面对不服,那就杀。

  孙策是一个战争天才,但是在世家大族圈中,名声很不好,可谓用声名狼藉来形容,不比其名义之主袁术好多少。

  孙策出道第一战,就干掉了江东四大世家之一的陆康家族上百口人,然后就带着部下开始横扫整个江东的名仕与世家。

  孙策南下江东第一个敌人便是扬州刺史刘繇,刘繇家族在士族圈里可以用声名显赫来形容。刘繇的伯父太尉刘宠当年以“一钱太守”闻名天下,刘繇本人也以清廉和敢于对抗宦官著称,士林风评极佳。

  而刘繇的兄弟刘岱原是兖州刺史,要不是刘岱早死,他们兄弟可以站稳脚跟联手作战,让袁绍兄弟都要礼让三分。

  刘繇不但是扬州刺史,后来还被天子升为扬州牧,是扬州名正言顺的主人。

  刘繇虽然名声好,但战绩却是渣的不成样子,其人更是成了孙策扬名立万的工具,他在丢掉了大半地盘后,跑路到豫章郡于诸葛瑾争权。

  在胜得刘繇之后,孙策占得吴郡、丹阳两地,但孙策对刚得二郡只做了兵马留守,随即便直扑会稽郡。

  因为会稽郡有更多的名士敌人,会稽郡郡守是王朗,而王朗的老师是太尉杨赐,杨修、司马懿见了王朗都要行礼。

  就是这般身份显赫的牛人,却在孙策兵马逼近时,只能认怂艰难跑路。

  而孙策进攻会稽郡,还有一个重要目标,那就是削弱会稽郡以周家为首的士族力量。

  会稽郡周家三兄弟周昕、周昂、周喁三兄弟在东汉末年风头正劲,周昕是太傅陈蕃的学生,周昕给曹操赞助过过上万丹阳精兵,周喁是袁绍任命的豫州刺史,堪称会稽郡第一世家,也是孙策家的第一强敌。

  孙策直接攻打会稽郡就是釜底抽薪,让会稽周家损失了大半产业。

  而会稽郡内的大族盛宪、嘉兴王晟等虽然也都各自聚集了数千人马,只是结果却是被孙策秒杀。

  因为会稽郡诸多世家对孙策是口服心不服,孙策无奈,只能亲自兼任会稽太守。

  虽然孙策同江东世家敌对,但却因屯田收揽了百姓之心,不少南逃的百姓壮年纷纷入了孙策军营,成为孙策兵卒,而孙策手中兵马,也有了七八万之巨。

  那些江东世家见此,也不敢再于明面同孙策做对,一时间,江东已显崛起之相。

  而此时许济听了满宠的话,脸色变得阴沉,过了片刻,才开口说道:“此番徐州屯田,我们收三成,百姓得七成,只有这样,才能使百姓留于徐州,同时那袁术治下百姓知晓,也不再南逃江东,而会成为这徐州的屯田之民。”

  “只怕那些世家会于暗中阻止,这徐州屯田,真的能行吗?”满宠闻言,却是将眉头皱起,徐州同兖州不同,兖州是曹操的一言堂,只要曹操下令,就无人敢反对。

  但徐州的官府,却是徐州本地士族掌控,从县丞、县令甚至到郡守,每一个阶层官员,都是由世家之人掌控。

  这种屯田制,就是强抢他们手中的劳动力,恐怕会引发极大的矛盾,甚至会逼着世家倒戈。

  世家在这个年代,影响力是超乎想象的巨大。

  “不行也得行,这屯田乃是主公平定天下的根本,谁若是敢暗中使坏,那就杀!”许济语气十分冰冷,对于徐州屯田,许济这次要势在必得。

  见许济决心已定,满宠也咬了咬牙,对着许济说道:“好,既然如此,宠即刻命人发布告示,聚集百姓,只是伯雅,这徐州屯田只收三成之粮,那兖州的屯田百姓若是知晓,会不会激起民变?”

  人都喜欢攀比,尤其是做同一件事,报酬却是不等,那兖州屯田,百姓交官府五成,这徐州百姓却是三成,如此巨大的差距,极有可能如满宠所说,百姓感到不公,从而发生民变。

  但对于此,许济并不担心,因为许济已经想好了对策,于是朝着满宠笑着开口:“伯宁放心,此事济早有应对,何况我等要想同孙策争袁术治下之民,唯有用比孙策更大的利益诱他们来徐州才是。”

看过《我是三国一谋主》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