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谍海王牌 > 第2023章 搂脖子抱腰

第2023章 搂脖子抱腰

  有了这个调信息,联合调查组,立刻往希儒家派遣了更多的调查员。很快,在希儒家弄堂口的对面街,茶座中又找到了一个新的线索。有个客人,这些日子来的非常勤,但是以前没出现过。

  如此一来,希儒的嫌疑更加重大,联合调查组推断,希儒可能是被红党,或者是重庆某一方势力收买了,策反了。但总体而言,重庆那面的可能性偏大,因为丢的东西是印钞版,红党得了去没啥大用。但重庆就不一样了。

  到了第二天,联合调查组再一次取得了重大突破,因为这一次调查的是希儒的爱人,以及三个孩子。尤其是三个孩子。去了所在的学校一打听,早就退学了,而且是希儒出面来说的。然后一算时间,和那个茶座出现的人,基本上是能够保持一致的。

  如此基本上都不用查了,肯定是重庆那面来了人,许给希儒吃香喝辣,金山银海。然后还把对方的爱人和孩子全都提前接走了,如此让希儒没有后顾之忧。又或者,希儒本来就重庆的人,现在才启动,然后将其家人接走,让他把金库中的印钞版偷来。

  不过,现在调查的差不多了,却没什么用了。毕竟希儒没了,他坐船走的还是坐火车走的?又或者是坐汽车走的?而且往哪走的?这些全都不知道。因此调查到了这里,也就没了后续。但是联合调查组和银行也算是有了交代,也就是说,事情都查清楚了,也知道是谁干的了,这对上面也就有了交代。

  另外,就希儒一个人事,对吧。而且这种事,确实是没法防啊。要怪也只能怪希儒立场不坚定,再者说,不排除希儒本身就是重庆那面的人的可能性,这你就更没办法了。有了交代,责任就不会连带到别人那里,如果还要往下查,没完没了的查,那就不行了,是以赶紧结案吧。没用了!如此一来,就算上面怪罪下来,也可能是斥责一顿,说一些高调的话,如:“下次用人,必须要张大眼睛。”之类的。

  其实这种官场的情况,老蒋的正府一样有。查不下去了,找到一个责任人,往他身上一推,搞定了。汪伪的情况更特么严重,毕竟汉奸多啊,本就不是什么好人,因此,像是这种情况,知道了是谁,那责任肯定是能推就推。有交代就成了……

  “万哥。”白丰台坐在范克勤的办公桌前,道:“应该是没问题了,今天,火车站,长途车站,码头等等的地方的检查哨,已经全都撤了。”

  范克勤笑了笑道:“查不下去了,而且希儒不是失踪了吗,有人失踪,那对方也就有了责任人。找又找不着,只能该撤的都撤了。”

  白丰台也是笑道:“是啊,这都是万哥的手段高明,如此一来,皆大欢喜,而且目标达成,又没人能够知道咱们的存在。跟着万哥做事,功劳简直跟白捡的一样。”

  范克勤笑道:“嗯,马屁拍的挺舒服。以后再接再厉吧。新一批的兄弟,我看可以就位了,检查站不是都撤了吗,让他们进入市区吧。另外,这批兄弟已经是咱们潜伏上海的后备人手了,给总部发报,让新一批人手过来准备着。”

  “好。”白丰台说道:“我回头就办。”

  范克勤点了点头,道:“行了,你忙着吧。没什么事了。”

  “哎。”白丰台答应一声,转身走出了范克勤的办公室。

  “万老师。”艺术部的一个作曲者,找了过来,将手中拿的谱子递给了范克勤道:“这是刚刚创作的一首新歌,您给看看,指导指导。”

  范克勤拿过曲谱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,道:“你清唱一下,我大概听一听效果。”

  “好。”作曲者清了清嗓子,然后唱道:“花花世界,水中飘零。眼中繁华,身心寒冷……”

  嗯,听完了作曲者唱的,怎么说呢,曲调还可以,比较悦耳。就是词有点太悲了,太文青病了。通篇都是繁华和自身落魄的对比,又或者是花花世界,能够给予人快乐,但这种快乐,又是短暂的,虚假的,冰冷的。就好像是赌场一样,赌客在其中玩的时候,是非常有意思的,可是走出了赌场后,那种冰冷的快乐,就会在自身上体现出来了。

  范克勤说道:“歌曲是多种多样的,你这种歌曲,我不擅长,也不喜欢,我喜欢的是健康的,积极向上的,阳光的。但是呢,总体而言,这首歌质量还是很不错的,可以发行,毕竟有不少人还挺喜欢这个调调的,所以肯定是有市场的。”

  没错,这个年头真是这样。文青点的东西,反而会给人一种挺牛B的赶脚!人们看了后,都会觉得,嗯!有格调。那像是后世啊,文青这种玩意,人们也明白了,就那么回事吧。甚至很多都是无病呻吟的玩意。再者,后世生活节奏那么快,出了一小部分人可能是真的喜欢文青点的东西,文艺点的东西。剩下的绝大多数人,在如此快节奏中的生活,肯定会更喜欢爽快点的东西。

  不过还是那句话,在这个年头文青的玩意,还是可以卖出去的。范克勤签字批准可以发行后,这个作曲者欢天喜地的出了门。

  范克勤是艺术部的总监,也是老板之一。现在他基本上就是负责这些工作的,其他的事,他不怎么管,毕竟白丰台是总经理。

  如此一天很快的过去,范克勤和童大小姐搂脖子抱腰的逛了逛夜上海。当然,这个说法有点夸张了,毕竟年代不一样,挽着胳膊什么的没问题,但搂脖子抱腰的还是有点太超前了。

  那说怎么就这么腻乎呢?这不是童父回来了吗,虽然说,调走高升的事,基本上要定了,但总得等文件下来才算是真的。但童父回来了,如此一来,童大小姐也就没法带范克勤回去了。

看过《谍海王牌》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